分卷阅读19

凌洛夜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,只有欲哭无泪的份了!

    “插不进去的~呜呜~我会被捅死的~好侄儿你就饶了我吧~”这回,我们的流氓舅舅是真的很没用的哭了出来,想想上次的切肤之痛,那巨型**硬生生的插进了自己可爱狭小菊花里,屁股像是要被干成了两瓣!好几天都不敢拉便便!现在想想都疼得慌!

    “插不进去?上次不是插的你挺爽吗?”闾樊利索的将邵阳还没穿回去的裤子重新又拔了下来,然後将对方翻过身去,露出两片屁股蛋子对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刚才调戏我弟弟的时候不是挺带种的吗?怎麽现在给我装孙子了!以後还敢不敢打闾宁的注意?”

    “不~不敢了~”

    “这才乖嘛~”闾樊拍了拍邵阳的屁股,“去床头有润滑剂,挑个香一点的,自己润滑扩充给我看!”

    我呸!

    邵阳光著屁股从床尾爬到床头,在手触及那一盒盒润滑油的时候,突然灵光一闪,他这二儿子有严重的洁癖!

    邵阳可怜兮兮的回过头,对著闾樊眨巴眨巴眼睛,说:

    “好侄儿,舅舅想要拉屎,稀的!”

    果然,闾樊一阵恶寒,白皙的脸庞登时黑了下来,嘴角一阵抽搐!大吼一声:“滚!”

    玩水还是玩火

    闾宁从那猥琐的小舅舅处逃出来後就直奔浴室了,他站在淋浴下面,一边用水洗著身体,一边想,如果不是二哥,自己现在肯定是小舅舅的腹中之食了,想起小舅舅,他就生厌,奈何他这幅被男人调教了的身体,还未被撩拨两下,就已经**横流了。

    洗澡的时候,手指不经意的触碰到被玩的红肿的**,闾宁像被电到了一般全身猛震了一下,随即又生出一股子自厌的情绪来,自己的身体已经浪荡到这般田地,仅仅是被自己摸一下,就能把自己摸得**出来。

    虽是这般想著,可是手还是不由自主的捏著了胸前的通红的茱萸,拿起蓬头,将水开到最大,对著自己的前胸,让水柱猛烈的刺激著自己**。

    “啊~啊~恩啊~要被玩破了~太猛了~哦~哈~恩啊~下面也湿了~好想要啊~唔~”

    闾宁略微分开双腿,小手慢慢下移,寻找到自己的花唇,玩弄著自己敏感的珍珠。

    “哦~太棒了~啊~啊~干我~啊~呜呜~恩啊~”闾宁觉得还是不够爽,大大的张开双腿,屈起膝盖,形成一个羞耻的姿态,拿起花洒,对著自己的**喷起水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─────”水虽然柔软,可强烈的水柱的冲击可是猛烈的,源源不断的水柱不断的浇灌在自己的**上,那可怜的两片大**被冲击的往外翻卷著,露出鲜红的魅肉。

    “啊~好棒~哦好棒~啊~天哪~啊~”闾宁沈浸在自己的快感当中,自己玩弄著自己,完全没有注意浴室旁边早已站了一个人,双手环抱著胸前,已经好整以暇的观赏了半天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是在玩水呢还是在玩火呢!”闾亦楠低沈著嗓音,缓缓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闾宁一愣,惊吓的脚下一滑,花洒也扔了出去。已经打算好挨摔的准备,却没想到落入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“宝贝,就这麽迫不及待的想要投怀送抱?”

    闾宁睁开眼睛,看到闾亦楠那张狭促的俊脸,想到自己刚才玩弄自己的情景都被对方看了去,顿时又羞又恼,脸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~你快走开!我还在洗澡,不然把你淋湿了!”闾宁惊慌失措的想要推开对方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可宝贝你已经湿透了哦!”闾亦楠呵呵的笑著,大手滑倒小儿子的腿间,手指挤到那**中央,弄得闾宁一阵娇喘连连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~我~我还要洗澡啊~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麽不老实,洗澡的时候都在玩弄著自己,还是爸爸来帮你洗吧!”说完将闾宁的双腿分开到最大……闾亦楠拿起远处刚被闾宁用过的喷头,对著那还在一张一合的**喷起水来。

    “嗯啊~啊~不要~啊~”自己玩和被别人玩,这是两种不同的感受,一个掌握著主动权,而另一个,却是迷茫的未知。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的小家夥!刚才你不就是这样玩弄自己的吗?”闾亦楠看著小儿子那张不满**的小脸,手指玩弄著儿子私处的花蕊,用两根手指将对方的**撑开,引领著水流将水柱射击到阴核处。

    “恩啊~啊~不行了~啊~那里~唔啊~那里好痒~啊~”阴核处强烈的刺激让闾宁难耐的扭动著身体,可是水流只能徒增**里的瘙痒,他现在好想被大**使劲的干!

    “哪里?是这里吗?”闾亦楠的手指越发放肆,揉捏著儿子的花唇,一会儿将其揉搓在一起,一会儿又将其大大的翻卷开来,让水流进入儿子的**中,冲击著那扭动变形了的阴核。

    “想要~呜呜~爸爸~给我~啊~”闾宁迷离著一张清秀通红的小脸,一脸希翼的看著闾亦楠。

    “宝贝儿子,你想要什麽呢!”闾亦楠低头吮吸著儿子的**哦,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呜呜~我想要爸爸的大**~啊~想要爸爸狠狠的干我的**啊~”

    闾亦楠随即一笑,拉开自己的裤链,那火热的**几乎要挤破内裤,闾宁看著内裤被大**挤出来的形状,不觉的咽了咽口水,等待著爸爸将其从内裤中掏出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**又粗又长,还火热的抖动著,闾亦楠将大**抵到儿子湿润的**口,喘著粗气,不断的用粗壮的**摩擦著儿子的花唇。

    闾宁也同样被****了头,仰著脖子,搂著爸爸的後背,不断的用自己的**去摩擦父亲粗糙的外衣,下面的**口,也是一张一合的,迫不及待的想要吞掉那昂扬的硕大。

    “爸爸~哦~爸爸~快给我~哦~**骚透了!爸爸快插进来~啊~干穿我~啊~恩啊~”

    “小**!你真要命!”闾亦楠眼睛一眯,将闾宁的双腿折到头顶,将其前面的**和後面的菊穴完全暴露在自己的视线中。然後在闾宁还在发愣的当,一个挺身,将火热的大**完全贯穿到小儿子的**中。

    “啊~爸爸~好大啊~要~要撑破了~呜呜~慢点啊~”闾宁努力的环住爸爸的後背,可激烈的**几次让我失去重心。

    “小**!慢点能满足你的淫洞吗!”闾亦楠嘴里骂著,狂放的抱著身下的儿子,狠狠的驰骋起来,每次都干到闾宁的花心,旋转著自己的**,在儿子的花心处研磨。

    “哦~爸爸~求求你~啊~慢点~啊~”闾宁感觉自己的**被一只电动马达哒哒的贯穿著,频率之快,让他头昏眼花。每次甚至都能顶到自己的子宫里来。

    “哦~爸爸~射给我~我~啊~**要吃你的精液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“别忙,宝贝!待会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