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4

凌洛夜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的肉混有一下没一下的戳弄著自己,亲情的禁忌与道德的沈沦,更能使自己生出巨大的快感,浑身无力、全身的血液似乎沸腾了似的,在叫嚣著父亲狠狠的蹂躏,一下子也丧失了所有的羞耻与顾虑。

    “爸爸~啊~别~别插~那里~啊~肚脐眼装不下爸爸的大**~啊~啊~好痒啊~啊~”

    “**~用手指给爸爸看,大**该插进宝贝的哪里?”

    听闻,闾宁也不害臊,当真用手握住父亲的巨大来到自己的**处,引导著那利刃般的**摩擦著自己水嫩嫩的**,大**是如此的粗大,以至於闾宁那小小的手根本无不过来,吃力的往自己的窄穴里赛,可父亲偏偏不给力,像是故意不给吃似的,刚刚碰到穴口便退了出来,急的闾宁的小脸越发红豔动人。

    “爸爸~插进来~插到儿子的洞洞里来~啊~啊~”**每一次触碰到敏感的骚花,闾宁似乎都在经历一场灭顶的快感,没几下,**就被自己给折磨得**的,连大腿两侧都沾染上了自己的**,波光闪闪的一大片。

    闾亦楠也显得已经到了极限,眼神越发幽深危险,像森林中一匹饥饿男人的野狼,沙哑著**的嗓子说道:“可爸爸今晚不想插这个洞!”

    听出了父亲的言外之音,闾宁赶紧翻过身背对著父亲跪在沙发上,然後弯下腰撅起自己的小屁股,於是,隐藏在两片屁股蛋子中间的幽穴便完完全全暴露在父亲的视线里了,闾宁怕父亲看不清里面美好的景象似的,用两只小手将自己的屁股狠狠的往外掰开,由於力气用的过大,肛口的皱褶向两边撑开,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,穴口一开一合,肛门分泌的淫液像被吐唾液似的被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~啊~啊~来~来插~小**後面的洞洞~啊~爸爸~进来~用大**狠狠的干儿子~啊~”

    淫声**了半天也不见父亲插进来,以为自己表现得不够淫荡,吸引不了父亲的眼球,然後又像小母狗似的摇了摇屁股,小手扣弄著里面粉红色的皱著,故意将皱褶扯平,为父亲开辟一条新道路。

    “爸爸~爸爸~啊~来来~啊~进来~呜呜~啊~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软软的温热的东西舔上了自己的菊穴,舌尖正试图往自己肛门的里面钻,深度的刺激来的过於突然猛烈,闾宁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瘫倒在沙发上,任由後面那人各种舔弄自己的菊穴。

    被舔得晕头转向,过了半天,闾宁才感觉到不对劲,父亲的吻粗暴霸道,尽管是舔自己的**和浪洞,而且认准了一个地方,就一直直攻那一个地方。每每都把自己吸舔的招架不过来,可身後那人,口腔虽然也像父亲一般炙热激烈,可就像三月里的春风一般,细细的,小心翼翼连一个地方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转过来,发现後面那人虽然依旧俊美,可已经换了一个人了,而自己的父亲正坐在一边,一手撸弄著自己的大**,一边欣赏自己被别人舔穴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轮胎爆了,真没有比我再背得了。每次从爷爷奶奶家回来,心情都很低落,老两口子年纪大了,身体有病,脾气又不好,各种不放心,真希望自己赶紧独立,把他们接到自家来照顾,唉!

    还有,票票2800贴下一章,文章什麽都码好了,就等著票票够了上肉了!

    淫荡一家人(父子兄弟**)

    “小~小哥哥~”

    闾佳**十足的揉捏著闾宁的两片臀瓣,并没有理会对方,只是浅浅的朝他一下,然後转头问父亲:“刚才看到小舅舅慌慌忙忙的从房间里逃了出去,让他留下来一道吃晚饭,也没理我就跑了,看他神色匆匆的样子,原来是闯进了禁地,发现了你们这到营生!”

    原本放在小儿子身上的视线被迫移到三儿子身上,不知是父子俩关系不和还是因为提到那猥琐舅舅心生不悦,闾亦楠微微皱起眉头,又把目光移到淫荡的小儿子身上,这才缓解了一下难看的面部表情。

    闾佳面子上倒也是不以为意,仅仅嗤笑一声,心里却暗自不爽,明明小弟这宝物是自己开发的,可现在倒好,家里的这几匹狼和自己争著抢,特别是父亲,那欲求不满的劲随时随地都可能逮著小弟一起发情,这小弟也是,刚开始明明还知道挣扎几下,现在被调教出来了,那小**实在是贪得无厌!

    想著,原本在菊穴周围打转的舌头突然闯进了肛内,灵活的勾弄著内壁,时轻时重的撞击在能自动分泌肠液的软肉上。

    “啊~小哥哥~不要啊~别舔~啊~”异物的探入使得闾宁本能的收缩皱褶,只是他这一吸,恰是将哥哥的舌头夹的更紧,虽是嘴上叫嚷著不要,可菊穴实在是舍不得软舌的刺激,到活生生是欲拒还迎的表现。

    闾佳放开弟弟,用手大力的掰开闾佳的臀瓣,露出那幽深粉嫩的穴洞,由於被自己又吸又舔的,上面湿答答的布满一层光亮的唾液,他将弟弟那**的洞穴故意掰开给父亲看:“爸爸,你看这骚洞还说不喜欢被舔,明明饥渴的很还不肯承认!”

    “哼!果然是个口是心非的**!哥哥一个人的舌头能满足的了你?要不要爸爸也舔舔你前面的那个洞洞!”说罢,闾亦楠挺著下身的巨枪来到闾宁的另一侧。

    一听爸爸也要舔弄自己的洞穴,闾宁嘴上叫嚷著不要,可身体已经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,双腿叉开的更大,将前後两个**全都暴露在两个男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大手掌著闾宁的腰身,父亲并没有去逗弄儿子前面的**,而是将儿子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坚挺的大**上,**一插到底,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这麽直冲冲的闯进去了,那硬到爆的**刚刚插进那温暖湿润的水穴,闾亦楠就爽的差一点儿子的**里一泻千里。

    “嘶~”闾亦楠爽的长呼一声,却耐不住男性的尊严,一边拍打著儿子浑圆的屁股,一边咬著牙握住儿子的纤腰,干著儿子那**的**。

    “啊~啊~爸爸~爸爸~轻~啊~啊~”闾宁被干的一抽一抽的,坐在爸爸的大**上一颠一颠,有时候被爸爸往上狠狠的一顶,轻盈的身子被顶的差一点脱离**,然後在**处在**洞口的时候再狠狠往下一坐,直直的插进了骚心里。被毫无预兆的插进,接著便是不由分说的**,**有点接受不了,可是又舍不得那粗长的**带给自己的快感,每次在**快要离开**之时,闾宁都紧紧的夹紧**,用两片大**含著爸爸那结实的**,带著收缩後面的肛门,几次都把哥哥的舌头夹在自己的屁眼里。

    闾佳似笑非笑著,用手抚摸著那前面那贪婪得包裹著父亲大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