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战图

第305章 悄离洛阳 中

第305章 悄离洛阳 中2017-11-13 11:36: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裴矩放下书笑眯眯道:“张将军请坐!”

    张铉坐下,欠身道:“这段时间,晚辈实在太忙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张铉说下去,裴矩便摆摆手打断他的话,“张将军可能还不知道,最近半个月我身体不好,很少上朝,到了这个年纪必须要万分当心,一点小病小恙也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裴矩就是在告诉张铉,这段时间他生病了,所以没有关注张铉,这就是给双方找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张铉沉默片刻,又问道:“现在裴公身体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呢?”裴矩笑着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已经好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好多了,今天还特地入朝见了圣上,对了,圣上还提到了张须陀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怎么说?”张铉脸上充满了兴趣地问道。

    裴矩看了张铉一眼,意味深长道:“圣上很担心山东一带的乱匪情况,他担心乱匪会不会卷土重来?我告诉圣上,如果真有那一天,不妨把张须陀再派回去。”

    杨广到底有没有对裴矩说这番话张铉并不知道,但张铉明白裴矩为什么提这件事,他实际上是在暗示自己,撤换张须陀是一个错误。

    不过这绝不是弥补错误的好办法,什么叫做‘如果真有那一天?’用一种不可能发生之事来表示歉意,只能说裴矩没有道歉的诚意,他如果有诚意,就应该换一种更务实的方式来表达,这只能说明裴矩还是在敷衍自己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敷衍,也是一种道歉的方式,裴矩为什么要道歉,而为什么不是自己向他道歉?

    张铉忽然意识到,自己似乎理解错误了。裴矩很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和窦庆的合作。

    张铉不露声色,继续听裴矩说下去。

    裴矩见张铉没有接自己的话头,便知道他不想提这件事。便话题一转笑道:“我也很久没有见到燕王殿下,他现在情况如何。张将军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,张铉才明白裴矩的不满在哪里?不是在自己和窦庆合作,而是燕王,自己和燕王关系恢复,对裴矩形成很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裴矩这是在试探自己。

    张铉微微叹道:“卑职只是偶然见了燕王一次,他的态度很客气,不过卑职感觉得出来,他不是从前的燕王了。我们之间有了隔阂,而且燕王殿下似乎对卑职还有一点成见,卑职百思不得其解,裴公能理解吗?”

    裴矩当然知道燕王对张铉是什么态度,杨倓还带着张铉连夜进见圣上,这是有成见了,裴矩心中不由冷笑一声,张铉真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张铉肯这样说,就表示他还不想放弃自己这个后台。只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还需要时间来慢慢修补。

    裴矩淡淡一笑,“燕王殿下在不断成长,将军不能以过去老眼光来认识他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沉默了。沉默了片刻,张铉又道:“我今天拜访裴公,是因为我打算回北海郡了,特来向裴公辞行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这么快就要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进京快一个月了,我担心孙宣雅会有异动,所以要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将军具体是哪天启程?”

    “时间还没有正式定下来,还要和一些新朋友告别,大概就是这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裴矩点点头笑道:“那我就先祝将军一路顺风。将军有什么事尽管写信过来,我会一如往昔的帮助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裴公。卑职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张铉告辞而去,裴信一直将张铉送出府门。这才匆匆赶回来,他走进房间,见祖父正在写信,裴信不敢打扰,垂手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裴矩写完了给裴仁基的信,放下笔笑道:“坐吧!”

    裴信坐了下来,不解地问道:“祖父为何不提元旻那件事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提那件事,向张铉表示不满吗?”裴矩望着孙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祖父当时很生气,孙儿记得很清楚,祖父还怒骂张铉不可靠。”

    裴矩笑了笑,“骂归骂,但凡事得从大局上权衡利弊,现在我算是看透了,裴家休想控制张铉,但现在还不是和他翻脸的时候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裴信沉思片刻,忽然醒悟,“祖父是担心裴二叔?”

    裴信所说的裴二叔就是裴仁基,裴信意识到祖父所说的大局,就是指裴仁基。

    裴矩见他明白了,便点点头道:“你二叔在青州的根基太浅,他需要张铉的支持才能站稳脚跟,如果我现在和张铉翻脸只会对我们裴家不利,所以我才尽力容忍他,但张铉此人野心太大,我们同时要和他保持一定距离,以免被他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祖父是说,张铉有自立之心?”裴信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直觉告诉我,他确实有这种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祖父,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裴信着实有点担忧,他毕竟年轻,又是文人,人生阅历远远不如他的祖父。

    裴矩笑着摇摇头,“我们什么都不做,静观其变!”

    次日一早,张铉还在井边洗漱,罗士信便如一只猴子般地跑了过来,满脸敬佩地望着张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铉含糊不清地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真的厉害啊!你是几时把公主勾搭上手的?”

    张铉飞起一脚将他踢了个跟斗,吐掉口中水骂道:“再说屁话!”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啊!我罗士信不敢说半句虚言,外面是有公主来找大哥。”

    张铉一转念,忽然明白过来,一定是小公主杨吉儿来找自己了,还以为她会过两天才来,没想到今天就来了,而且还来得这么早,张铉顾不得教训罗士信,连忙洗一把脸便向府门外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府门外停着一辆宽大的马车,周围有二十几名骑马侍卫,一个个面无表情,当张铉从府中走出来时,大部分侍卫都视而不见,只有几名侍卫不屑地将头扭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铉感到一阵头大,来这么多侍卫,什么事都做不成,这时,一名老宦官满脸对笑地跑了过来,“张将军,这么早来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!”

    张铉看了一眼马车,“公主殿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张大哥,我在这里!”

    只见车帘拉开,露出了小公主杨吉儿笑容灿烂的小脸,跟在张铉后面的罗士信顿时大失所望,原来这么小的公主啊!他顿时觉得索然无味,转身就溜回了府中。

    杨吉儿一声‘张大哥’让所有侍卫的眉头都皱了起来,这个称呼着实让他们不习惯。

    张铉快步走上前笑道:“公主殿下今天就要去踏青吗?”

    杨吉儿何等机灵,一下子听出张铉话语中勉强,有些不高兴地嘟嘴道:“怎么,你今天有事?”

    张铉沉吟一下笑道:“我倒是没什么事,只是我有件事想麻烦公主帮忙,时间是明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快说给我听听!”

    杨吉儿探出头,她一向热心帮人做事,虽然她从未得到过帮忙的机会。

    张铉上前附耳给她说了几句,杨吉儿眼中顿时涌出极大的兴趣,她眉开眼笑道:“这种事情我最喜欢做,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明天你能出来吗?”

    杨吉儿有些犹豫了,母亲只准她出来一天,她今天出来踏青了,那明天就不能出来了,她看了看张铉,又想了想,到底是帮张铉重要,还是自己踏青重要?

    但最终她还是做出了决定,笑嘻嘻道:“那好吧!今天我就回去了,明天我们再去踏青,张大哥有事就去忙吧!”

    张铉着实感谢,连忙向她抱拳行礼,“多谢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杨吉儿挠挠头,不好意思道:“哪有什么好谢的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杨吉儿吩咐一声,“回宫!”

    马车缓缓起步,众侍卫也不理睬张铉,护卫着马车向坊门外驰去(未完待续)<!--over-->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