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战图

第811章 及时提醒

第811章 及时提醒2017-11-13 11:48: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张铉喝了口茶问道:“有高层的官员吗?比如太守郡丞之类。 ”

    “两郡太守暂时没有证据,他们很谨慎,但长平郡郡丞梁懿礼却明显效忠于长安,所有的长平郡牒文,他依旧是向长安汇报,并没有向中都汇报。”

    张铉眼中闪过一丝怒色,随即冷冷问道:“这个梁懿礼是什么背景?”

    “微臣调查过,他是京兆人,家世平平,大业二年考中进士第五名,随即娶了长安巨富赵宏之女为妻,这个赵宏应该是关陇贵族赵氏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?”

    “微臣不能肯定,赵宏平时和赵家往来密切,但有可能是攀附亲戚,但去年赵氏族祭,赵宏也参加了,所以微臣有九成的把握认为赵宏也是赵氏族人。”

    张铉冷哼一声,“不管这个赵宏是不是赵氏族人,但梁懿礼效忠于长安,我们就不能容忍,立刻革职拿办,如果证据确凿,可以通敌罪处斩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微臣建议让御史台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张铉点点头,房玄龄掌管情报系统,虽然也有除奸杀敌的职能,但梁懿礼毕竟是五品郡丞,让御史台调查惩处更合适一点,同时也能震慑宵小。

    张铉随即写了一份敕令,加盖印章,叫来一名从事,对他道:“去一趟御史台,把敕令交给虞大夫,告诉他,我希望今天就立案。”

    从事行一礼,接过敕令匆匆去了,这时,房玄龄又道:“还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向殿下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微臣今天中午收到一份紧急情报,是关于窦建德。”

    张铉一怔,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房玄龄取出一份情报呈给张铉,“这是监视士兵用飞鸽传书送来的情报,是有人去拜访他,鼓动他再度起兵。”

    张铉看了一遍情报,脸色立刻阴沉下来,房玄龄低声道:“此人不会是刘黑闼吧?”

    张铉点点头,“正是此人!”

    刘黑闼是张铉眼中的一个巨大隐患,窦建德投降时,张铉便四处搜捕这个刘黑闼,却得知他已事先带领士兵离去,去向不明,张铉一直在担心此人,派士兵监视窦建德也多少和刘黑闼有关,这个刘黑闼果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张铉负手走了几步,当即令道:“给监视窦建德的士兵下令,如果这个刘黑闼再来,无论死活,不准让他逃走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苦笑一声,“可能有点晚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殿下将情报翻过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张铉将情报翻了过来,背面写了一行小字,看得出是仓促所写,窦建德要进中都,士兵们将护卫他前来,张铉半晌没有说话,这样一来就打草惊蛇了。

    房玄龄又道:“殿下,微臣觉得窦建德不会再造反,他有了儿子,这个儿子寄托了他所有的希望,从他主动要求进中都,便可看出他要和刘黑闼撇清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其实是怕我杀他!”

    张铉冷冷道:“如果他有半点动摇,我绝不会让他卷土重来,必定会杀他除掉后患,此人倒很聪明,知道逃到中都来避祸。”

    张铉又想了想,对房玄龄道:“这个刘黑闼很可能会寻求唐朝支持,命令长安的情报点,给我收集有关河北乱匪造反的一切情报,这里面必然有刘黑闼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认为刘黑闼会在河北造反吗?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!”

    张铉又找来一名亲兵,令他道:“速去找斥候军沈将军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殿下觉得问题很严重?”

    张铉点了点头,“问题不是一般的严重,河北是我们的根基,关系到朝廷稳定,如果河北生乱,那我们所有的计划都要打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不妨和窦建德好好谈一谈,或许他知道刘黑闼的情况,另外,我建议殿下立刻派兵保护窦建德,防止他被刘黑闼所害,挑起窦建德旧部的仇恨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的这个提醒非常及时,张铉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担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沈光匆匆赶来,躬身行礼道:“参见大帅!”

    他又向房玄龄行一礼,“参见军师!”

    “沈将军,有件重要的任务交给你。”张铉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大帅吩咐!”

    张铉便将刘黑闼之事详细告诉了他,随即走到墙边地图前,用木杆指着河北各郡道:“现在的问题是,我们不知道刘黑闼会在河北哪里起兵,我想应该在某处有了根基,你可派五百支斥候队,每队五人,分赴河北各地去调查,寻找刘黑闼藏身之处,回头我会和窦建德谈一谈,有进一步的情报我再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遵令!”

    张铉又道:“另外还有一件事,窦建德已经在前来中都的路上,很可能刘黑闼的人会来追杀他,你可派三百名斥候骑兵前去保护,立刻就出发,还有,尽量给我抓几个活口,或许他们知道刘黑闼躲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卑职马上就派兵。”

    沈光躬身行一礼,转身便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由于北方河流已经结冰,航行中断,北方交通只能靠车马通行,漳南县位于清河郡最北面,从漳南县前往中都大约需要走六天,千余里路程,窦建德也知道刘黑闼为人果断残忍,一旦自己拒绝他的要求,他绝不会放过自己,所以窦建德吩咐马车昼夜兼程,沿着永济渠北岸的官道向中都疾奔,五十名骑兵紧紧跟随,保护着窦建德一家的安全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马车到了武阳郡的馆陶县,昨晚他们错过了宿头,随身携带的干粮都已吃完,急于找一个地方休息补充干粮。

    武铮记得附近有一家茶棚,他搭着手帘四下寻找,忽然指着前方道:“窦公,茶棚就在前面,我们在那里休息片刻吧!”

    窦建德又饥又渴,马匹也累坏了,确实需要找一个地方休息半个时辰,他便点头道:“可以!”

    马车又继续前行,大约走了两里,前面果然有一家茶棚,由于快到新年的缘故,茶棚内空空荡荡,没有一个客人,几名伙计懒精无神地趴在桌上打盹,窦建德队伍的到来,一下子使茶棚热闹起来,五十名隋军骑兵纷纷去水井打水喂马。

    掌柜跑上前点头哈腰道:“各位是来吃午饭吧!”

    窦建德扔给掌柜一锭黄金,“你们店里所有的食材我们都包了,有多少吃的全部搬出来。”

    掌柜见黄金足有五两,欢喜得脸都快炸开了,连声催促伙计道:“快把所有吃的都搬出来!”

    一路上,窦建德出手阔绰,和士兵们相处得十分融洽,大家也沾了他的光,吃得好睡得好,大家心情都不错,坐在桌前吃吃喝喝,又说又笑,窦建德一家则坐在另一边,孩子在熟睡中,妻子李氏心中忧郁,没有食欲,只喝了一点米汤,窦建德用大饼卷裹着羊肉,又倒了一碗酒,大口吃喝。

    但窦建德毕竟不是一般人,他虽然也和士兵一样大吃大喝,但同时他又十分警惕,不断注视着远处官道,他心里清楚,再走百余里他们就进入魏郡,那边靠近中都,防御更加严密,如果刘黑闼要对自己动手,那他只有这百里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忽然出现了十几个小黑点,窦建德一下子站起身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远处的十几个黑点,士兵们也发现了异常,也纷纷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,远处的黑点渐渐变得密集起来,窦建德立刻大喊道:“有情况,大家快回战马!”

    士兵们纷纷向自己战马奔去,李氏吓得声音颤抖着问道:“老爷是什么?”

    窦建德咬牙切齿道:“是我的好兄弟来杀我了!”

    他抱过儿子,扶着妻子向马车跑去,上了马车便喊道:“快去!”

    车夫挥动长鞭,马车向前疾奔而去,武铮厉声大喊:“准备战斗!”

    五十名骑兵纷纷举起战槊和盾牌,在官道上列队成两排,茶棚内的伙计和掌柜吓得撒腿向结冰的河面奔去。

    这时,追兵已经杀到了三百步外,蹄声如雷,尘土飞扬,足有五六百人之多,为首一员黑脸大将,正是刘黑闼。[未完待续。]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